白举纲刘令飞“交换人生”,《人间失格》是怎样一部音乐剧

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实习生 白玛拉姆

2021-09-15 09:33 来源:澎湃新闻

字号
发表于1948年的《人间失格》是日本作家太宰治的一部半自传体小说。
酗酒、自杀、药物麻痹、放浪形骸,男主角叶藏为了逃避现实而不断沉沦,终于一步步走向自我毁灭……《人间失格》描述了叶藏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向丧失为人资格的道路的。
太宰治巧妙地将自己隐藏于叶藏的背后,借由叶藏的独白,窥探自己的内心世界——“充满了可耻的一生”。小说发表的同年,太宰治自杀身亡。 
国内戏剧制作厂牌“染空间”组建了一个跨国班底,将这部小说搬上了舞台。12月10日-19日,中文原创音乐剧《人间失格》将在上海大剧院全国首演,太宰治和叶藏同框出现,将由白举纲、刘令飞交替出演。《人间失格》海报

《人间失格》海报

演员交替出演,灵魂合二为一
《人间失格》在国内有十多个译本,选定题材后,制作人梁一冰给主创团队下了任务,每人要读三个左右的译本,再写一篇关于不同译本的读后感,希望站得更高一点,靠作者更近一些。
主创团队最后得出结论,“太宰治创造叶藏,其实是在探讨自己和自己的关系,是本我与超我对话,是动物性(本能)与人性对抗的关系。于是就出现了两个男主角,他们源自同样一颗胚胎,拥有同一颗心脏。”梁一冰说。
歌手白举纲近来因为爆款综艺《披荆斩棘的哥哥》人气大涨,每一次公演都在解锁全新的自己,让人看到不一样的他。刘令飞则是国内音乐剧里的旗帜性人物,代表作很多。
之所以选择白举纲、刘令飞来主演,中方导演许翀烨解释,两人身上存在着矛盾性,而这种矛盾性是贴合角色的,“比如,小白极具少年感,但他的嗓音有厚重感,非常稳。刘令飞在形象和音乐剧表演经验上都很成熟,但他的声音唱出来又非常有少年感。”
“少年感很重要。”许翀烨说,虽然太宰治的文字很沉重,本人形象非常疲惫,被称为“无赖派作家”,但他的无赖不是流氓地痞式的无赖,更像是一个少年的叛逆、少年的任性,他骨子里有一种少年的至纯,恰恰因为这种至纯,与这个世间格格不入。
太宰治和叶藏有趣的点在于,两人既相似又不同。创作过程中,主创团队有了一个大胆的设想,有没有可能让两位演员换位思考、交叉互演?白举纲、刘令飞的第一反应都很兴奋,愿意克服困难,去冒险试一试。
“两位演员的灵魂必须合二为一。除了了解自己的角色,他们也必须了解对方的角色,否则没有办法演好自己的角色。”梁一冰说。
双男主交替出演,对导演兼编舞长谷川宁来说,既是全新的尝试,也是很大的挑战。中国观众对长谷川宁并不陌生,即将迎来百场纪念演出的中文原创音乐剧《白夜行》,正是他的代表作。
“每一位演员在面对对手演员时,需要根据对方的反应作出自己的反应,如果一直演这个角色,就会形成一种惯性。我们让两位演员交互演出,每次都会有一些新鲜的表演。”
在一部音乐剧里既当导演又做编舞,同时兼两份工的人很少见,长谷川宁笑说,这样可以建立一个完整、统一的世界观。他表示,会用一些特殊的舞台手段,比如双人舞去呈现两人之间的羁绊,另外,胆子还要大一些,在身体上有更多样的表现。《人间失格》首次线下主创交流会

《人间失格》首次线下主创交流会

美学定位悲情,音乐热烈极致
角色之外,编剧章明珠直言,小说有着高度的文学性和大量心理描写,如何把它们提炼到戏剧里是个难题,保留原著情绪性、伤痛性气质的同时,增加它的可看性,让这部剧“好看”,是最重要的。
百老汇作曲家弗兰克·怀德霍恩(Frank Wildhorn),受邀为本剧作曲。曾经横扫中国音乐剧市场的《变身怪医》,正是由他操刀谱曲,中国观众亲呼其为“野角叔”。 这也是他首次为中文音乐剧写歌。
一个美国人如何去理解东方文学里的情感表达?对此,弗兰克并不担心。他在东京有一个家,妻子是日本人,好友也在日本参加过相关演出,和他们深入交流后,对故事有了更深的理解。
弗兰克最早的创作动机来自小说。他会从小说里摘取有感觉的内容,写成音乐笔记,还给这些笔记取了温柔、易碎的名字,和他彪悍的形象完全不符。实时连线作曲弗兰克·怀德霍恩

实时连线作曲弗兰克·怀德霍恩

弗兰克透露,全剧的音乐风格十分“后现代”,兼备电影感与戏剧感,还会融入摇滚元素。两个角色的曲风也不同,会随着演出的推进、人物的成长有所变化。
弗兰克希望抓住他们的不同颜色,“比如太宰治,他的曲风一开始非常强烈,他就像上帝一样,再慢慢展示出他的另一面,他的黑暗、他的脆弱。再比如叶藏,他一开始相对弱一点,慢慢变得强大,会反抗,想让自己独立起来。”
弗兰克对两位男演员不吝赞美。刘令飞曾在中文版《变身怪医》里饰演男主角,他充满戏剧性的声音,以及对这部高难度音乐剧的完美诠释,给弗兰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而白举纲声音中的能量、舞台上的魅力,也让弗兰克对他担纲男主充满了信心。
祝子、恒子等女性角色在故事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叶藏生命的不少转折点都是因为女性而推动,她们代表着希望,然而这个世界并不善待她们。弗兰克为很多女性写过歌,热爱表达女性的声音,此番,他同样希望表达出女性的力量。
“《人间失格》在美学上的定位是悲情,目前我们所有的音乐都很极致,热烈的时候非常热烈,悲伤的时候非常悲伤。”梁一冰说。
《人间失格》的排练时间长达四个月,面对一百多天的拉练,两位主演蓄势待发。为此,刘令飞还剪去了标志性的长发,以寸头造型示人,而白举纲也是同样的发型。
也有人好奇,白举纲没有戏剧舞台的表演经验,演技方面能不能跟得上?“我们要打造一个让大家意想不到的小白。”许翀烨坦诚,一定会有人担心,但他也有他的优势,“就因为他是‘小白’,他没有表演层面上的任何包袱,我们可以去捏造他、去塑造他,又能无限发挥他在音乐上的强项。”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责任编辑:梁佳
校对:栾梦
澎湃新闻报料:4009-20-4009   澎湃新闻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 >> 音乐剧,人间失格

相关推荐

评论()

热新闻

澎湃新闻APP下载

客户端下载
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